<ol id="dfnvd"><sub id="dfnvd"></sub></ol>

    <ol id="dfnvd"></ol>

      <ins id="dfnvd"></ins>

      • 電話咨詢

      • 0937-5957566
     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是:網站首頁>>網站資訊>> 旅游景點 >> 詳細頁面

      旅游景點

      敦煌壁畫中"飛天"到底是何方神圣?

      旅游景點 更新時間2021-7-5 11:22:40146人已關注

      ▲敦煌北涼壁畫飛天

      “有金像輦,去地三尺,施寶蓋,四面垂金鈴七寶珠,飛天伎樂,望之云表!

      ——《洛陽伽藍記》

      敦煌壁畫中的飛天,與洞窟創建同時出現,從十六國開始,歷經十個朝代,歷時千余年,直到元代末期。敦煌莫高窟492個洞窟中,幾乎窟窟有飛天。

      一千余年間的敦煌飛天由于朝代的更替,中西文化的頻繁交流等變化,姿態意境、風格情趣都在不斷地變化。

      如敦煌飛天的鼎盛時期,即整個唐代,敦煌飛天形象達到了最完美的階段,是完全中國化的飛天。唐代大詩人李白詠贊敦煌飛天仙女詩:“素手把芙蓉,虛步躡太空。霓裳曳廣帶,飄浮升天行”。

      ▲敦煌263窟北魏壁畫飛天

      飛天是如何產生的?從北涼、北魏、西魏至宋、西夏、元歷經近1000年,敦煌莫高窟繪畫、雕塑都經歷了哪些演變?

      今天,來和大家一起來探討一下大漠深處的“飛天”傳說——

      隋時期:飛天最具藝術創造,基本為中原式女性造型

      隋朝立國短短三十余年,隋文帝楊堅與隋煬帝楊廣均崇圣佛教,在這時期佛教如日中天。莫高窟在短短的三十多年時間里建了百余個洞窟,是莫高窟這座歷史遺跡中最閃光的一部分。此時敦煌飛天數目驟增,滿窟皆畫飛天,敦煌飛天藝術出現高峰,與朝廷大力倡導畫飛天也有重大關聯。據史籍載隋煬帝特別喜愛飛天,他在宮中曾讓匠人為其創造“活動飛天”,在大門上掛帷幕錦幔,裝飾木雕飛天,經過機械傳導,飛天可上下升騰俯仰,卷動錦幔上升。

      ▲飛天群(隋 莫高窟301窟 )

      隋代敦煌飛天的繪制達到鼎盛。飛天不僅繪制精美,色彩斑斕,而且無拘無束,任意飛翔,表現出一種動感和生命的活力,已完全擺脫了西域畫風的影響,以中原技法取而代之。飛天創作生動,布局多為群體,首尾銜接,各有姿態。飛天基本上為中原式女性造型,或面相清瘦,身材修長;或豐肌麗質,婀娜多姿,眉宇含情。飛天的動態多變,俯抑斜正,騰飛俯沖,不拘一格。有的洞窟四壁,環窟繪帶狀飛天一周,有天宮欄墻紋為界線,以飛天代替過去的天宮伎樂,如莫高窟244、390窟,這是隋代飛天變化的特征。還有一種特殊形態,莫高窟276窟有反彈箜篌(音:空侯,古代傳統彈弦樂,形似豎琴)飛天一身,在莫高窟反彈琵琶圖形甚多,反彈箜篌僅見此例,反彈樂器有悖于人體自然規律,實屬想象中的藝術造型。

      隋代的飛天表現形態豐富,繪畫技法日臻成熟,造型不以線為主,而是線、色并用。大量用顏色鋪排,色彩濃重,效果極其強烈。加之飛天多用幾種色彩排列出火焰紋樣襯托,顯得光輝爛漫,極富想象力。飛天群體構圖,使人感到隋代的洞窟琳瑯滿目,確是飛天的世界。

      ▲飛天群(隋 莫高窟305窟 窟頂東坡)

      藻井外以蓮花火焰摩尼寶珠為中心,一群飛天在天花流云中穿行,姿態瀟灑不拘于形式。造型顯出世俗化,有的梳雙髻像少女,有的穿右袒袈裟似比丘,服飾有長裙、袈裟、裙圍、長腳褲,多種多樣。

      ▲天宮伎樂飛天(隋 莫高窟390窟)

      在說法圖和天宮欄墻之土,畫有飛天繞窟一周,或持花,或演奏橫笛、拍鼓,體態婀娜秀麗,造型準確,有韻律感。此窟是隋代壁畫繪制最精美,最具代表性的一個窟。

      ▲伎樂飛天(隋 莫高窟420窟)

      飛天在火焰紋背光上方的三角形空間飛行,袒裸上身。有的捧花盤供養,有的彈奏箜篌、琵琶、吹橫笛和笙,有聲有色。畫法是用粗重的黑線勾出面部,頭發和寶冠并不用粗線勾勒,形成奇特畫面效果。

      ▲奏樂飛天(隋 莫高窟390窟)

      飛天頭束雙髻,背身彈箜篌,動作寫實,飄帶飛揚,形象瀟灑。敦煌壁畫中背身彈奏箜篌的圖象僅此一例。

      ▲隋代飛天(隋 莫高窟401窟)

      佛寶蓋一側的飛天,頭戴寶冠,隆胸細腰,有女性身材特征,手捧蓮花或花盤散花,凌空在祥云中盤旋,自由翱翔,色彩艷麗熱烈。在龕頂描繪眾多的飛天是隋代洞窟的特點。

      敦煌之最:莫高窟建窟最頻繁的朝代,隋代是莫高窟建窟最頻繁的朝代。根據不完全統計,隋朝一代,前后僅三十八年,卻在莫高窟建窟一百余個,其中新建石窟一百零一,重修北朝石窟五個。十六國北涼、北魏、西魏、北周四個朝代,一百八十余年,現存洞窟僅三十六個,只有隋朝一代的三分之一。

      ▲唐代飛天(莫高窟57窟)

      鼎盛期:唐、五代(618—959年)

      雄居世界的大唐帝國統治中國近三百年,其間是佛教的鼎盛時期。唐代以吐蕃占領敦煌為界,分為前后兩期。唐前期國家蒸蒸日上,石窟壁畫絢爛華彩,風格清新爽朗。唐后期,葉蕃占領敦煌,由于葉蕃人也篤信佛教,加之唐代文化根深蒂固,因此藝術風格一脈相承,變化不大。唐至五代敦煌藝術進入了成熟、定型、并趨于程序化的時期。

      ▲莫高窟309窟唐代飛天臨本

      唐時期:飛天轉換為宮娥舞女,多現世俗風情

      近三百年歷史的唐朝,是極其輝煌的一段歷史,國力的強盛,為佛教的發展壯大提供了充足的物質條件。統治者出于政治目的或自身信仰而對佛教的倡導、扶植,更直接地促進了佛教的繁盛。敦煌石窟也呈現出空前輝煌的局面,現存唐代洞窟236個,占全部洞窟的一半。

      此時壁畫中的飛天是歷經北涼、北魏、西魏、北周、隋代,在近三百年的時間里,完成中國化歷程的飛天,其基本形象是菩薩裝,女性體型,特別是盛唐時期受到宮廷舞蹈和仕女畫的影響。其畫法由浪漫、夸張步入現實,由天人轉變為楚楚動人的宮娥舞女,粉壁丹青完全進入了人物畫的范疇,工筆勾勒,重彩平涂,形象鮮明。

      唐代出現的經變說法圖畫幅巨大,內容豐富,畫面所折射出的是當時以皇帝為中心的宗法制度,喻示著至高無上的皇家權勢和等級森嚴的社會秩序,滿足了統治者的權力欲望。從某種義意上講,經變畫也是皇權的視覺標志。由于經變畫的渲染沖淡了宗教氣氛,把佛教概念中的抽象和神秘轉為人間的現實,驟然增強了世俗性。飛天造型上貼近現實生活 ,甚至把飛天也繪成最具時尚的女性寫照,完全成為中國寫實的仕女畫,有著鮮明的中原特色和民族風格。不僅如此,飛天的臉型也轉為中原的面孔,西域形象已蕩然無存,依然保存的飛天的基本特征是半裸、露臂、赤足、帶有釧鐲裝飾等。具有代表性的洞窟有莫高窟329、331、320窟等。

      ▲中唐 莫高窟158窟 飛天

      飛天身體輕盈,姿態優美舒展,長裙裹足,巾帶隨色但安祥欣喜的眉目,裝飾華麗可見,華麗而別致。這是敦煌壁畫中著名的雙飛天。

      ▲散花飛天(初唐 莫高窟322窟 西壁龕頂)

      飛天頭上梳髻,修眉細眼,肢體柔軟,一手托蓮花,一手散花,手勢生動,像女性;而橢圓形面龐上又畫著兩撇小胡須,當為男扮女妝。

      ▲觀無量壽經變中的飛天(盛唐 莫高窟 217窟 北壁)

      觀無量壽經變中,在宏偉的樓閣上方,遼闊的天空上飄蕩著各種扎著飄帶的樂器,不鼓自鳴,飛天隨著樂曲的旋律穿梭于樓閣之中,輕盈如燕,祥云燎繞,描繪出佛經中所說的仙境。將靜止的建筑賦予動感,是畫作的成功之處。

      ▲散花飛天(盛唐 莫高窟320窟 南壁)

      四身飛天相對盤旋于阿彌陀佛寶蓋上方,前后顧盼,揚手散花嬉戲,充滿生氣和歡樂的情趣。姿勢富有力度,飛動感強!昂陲w天”系顏色變化而造成的。此圖為敦煌最引人注目的飛天代表作,在現代裝飾、工藝品上被廣泛引用。

      ▲獻花飛天(盛唐 莫高窟39窟 西壁龕內)

      飛天豐肌秀骨,珠光寶氣,一手持蓮花花盤,一手拈牡丹花蕾,飛身而降。線描流暢有力,用色絢麗多彩,層層迭染,加金線提神,驚艷絕倫,表明盛唐飛天已進入工筆仕女畫范疇。

      ▲散花飛天(中唐 榆林窟25窟 北壁)

      飛天在云端雙手捧花飛翔,肌膚豐滿而白皙,是典型的中唐少女形象。巾帶舒卷自如,線條圓潤,紅褲綠帶和綠葉紅花相襯,色彩鮮明而簡約。

      ▲伎樂飛天(晚唐 莫高窟161窟 窟頂南坡)

      飛天各持樂器,有腰鼓、鼗鼓、琵琶和海螺。為使構圖豐富,不單調呆板,將一身飛天頭向下倒飛,從而也表現天際遼闊,飛翔的自由與歡暢。

      敦煌之最:莫高窟建窟最多的朝代,據唐代武周圣歷元年(公元698年)李克讓《重修莫高窟佛龕碑》記載,莫高窟從前秦建元二年至唐代武周圣歷元年時已建窟一千余龕。莫高窟現存洞窟492個,唐代洞窟232個,幾乎占現存洞窟的一半。唐代是莫高窟歷史上建窟最多的朝代,也是現存洞窟最多的朝代。

      ▲榆林16窟 五代壁畫飛天

      五代時期:飛天數量減少,造型單一缺乏新意,逐漸轉向衰敗

      中原的五代時期,朝廷衰微,北方大部分地區被少數民族占領。唯獨敦煌一地保持著漢族地方政權,維持著與中原王朝的聯系。此時敦煌洞窟中的壁畫強調各種經變,使原來大幅經變畫縮小,比較繁瑣,甚至一窟之內出現十多鋪經變畫,失去整體感和雄渾之勢,飛天畫也進入了衰落階段。

      首先,由于密教經變畫的興起(密宗推崇彌勒和觀音信仰),飛天的數量大大減少,有的洞窟甚至不繪。繪有飛天的洞窟中,飛天在壁畫中所占的比重也顯著減弱。五代尚存飛天的典型洞窟有莫高窟468、61以及100、98窟。

      其次,由于此時壁畫世俗性加強,出行圖、經變畫中大量出現市井生活,影響到飛天的創造,使飛天的形象宛如當時婦女的寫照。飛天造型全為女性,頭梳單髻,顏面秀美,朱唇微點,情態婉委,帔巾飄逸 ,一派凈土仙女模樣。雖然其形象尚保留著唐代畫風,表現出嫻熟的工筆仕女畫的風范,但已遠不如唐代時富麗。

      五代時的畫風是晚唐的繼續,在焦墨中略施微染的壁畫技法,在莫高窟被廣泛采用。這種畫法色彩艷麗,勾線剛勁。飛天的繪制也采用這種技法,使人物形象的處理都很精到。但技法上的強健表現力,卻掩蓋不住藝術上的蒼白。晚唐至五代飛天畫已趨于程序化,有創新意境的佳作銳減。

      ▲散花飛天(五代 莫高窟468窟 西壁)

      飛天為菩薩裝束,一手托蓮花,一手拈花蕾,仰臥在彩云中飛舞。此時敦煌的飛天進入程序化,風格單一。此圖雖工整,但云朵、飄帶、服飾及至面部表情都有圖案化傾向,缺乏生命氣息。

      ▲榆林16窟 五代壁畫飛天

      兩身橫向飛行的飛天 ,上方一身服飾華麗 ,下方一身為梳雙髻少女 ,面相豐滿 ,雙手散花 ,衣著簡樸 ,矯健而有生活氣息 。以紅色暈染臉頰和身體肌膚 ,線條清晰流暢 ,繼承了唐代畫風 。

      飛天是天宮的精靈,在造型上集中了人間最善良、最美麗的形象,使人覺得親切并產生護佑感。飛天的美學基調是健康的,表達的是飛舞、開朗、樂觀的情趣,這也正是飛天藝術的生命力所在。敦煌飛天,經歷了千余年的歲月,展示了不同的時代特色和民族風格,許多優美的形象,歡樂的境界,永恒的藝術生命力至今仍然吸引著人們。正如段文杰先生在《飛天在人間》一文中說:“她們并未隨著時代的過去而滅亡,她們仍然活著,在新的歌舞中,壁畫中,工藝中,到處都有飛天的形象。應該說她們已從天國降落到人間,將永遠活在人們心中,不斷地給人們以啟迪和美的享受。

      在线观看国产成人av电影的app,主人野外羞耻调教贱奴,一个人看的视频www高清,中国CHINA露脸自拍性HD